当事人陈德霖忆亚洲金融风暴香港保卫战始末

在我近30年的金管生涯中,‘有幸’亲历了两次重大金融危机,分别是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20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尤其是亚洲金融危机席卷区内各地,更有投机者乘机狙击香港,利用‘双边操控’策略,通过汇市和股市互相施压,冲击香港联系汇率制度和股票市场,而我就获授命指挥入市行动的攻防战。当时有意见认为政府的干预行为违背了自由市场基本原则,他们并不认同政府入市,而我们则在前线奋力作战,可谓百般滋味在心头。今次就让我和大家下载手机棋牌一起重温这段特殊时期的一些经历。

完美风暴的酝酿

金融危机不会无缘无故发生,在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前夕,很多区内经济体已有汇价估值过高、经济过热,以及过度举债的种种迹象,尤其是对外部门严重失衡,经常帐出现赤字,外债高企,且有银行体系出现年期和币种错配的风险。在1990年代,不少国际银行放贷进取,当中又以日本银行为表表者,为亚洲新兴经济体提供大量信贷。当时包括对冲基金在内的投机者早已虎视眈眈,视日元和其他亚洲货币为猎物,此刻正是万事俱备,完美风暴一触即发。

对冲基金的餐单

当时对冲基金‘餐单’上的‘主菜’是沽空日元。他们先从东京市场以3厘或更低息率借入日元进行沽空,然后购入孳息率6厘的美国十年期国债并加大债务杠杆,又或者是买入孳息率10厘的俄罗斯美元债券再加大杠杆。他们视这些为稳赚的交易。

青睐俄债,是由于当时市场普遍相信欧洲尤其是德国绝对不会让俄罗斯债务违约,以免殃及欧洲。沽空日元的结果是汇价不断寻底,从1995年4月1美元兑大约80日元跌至1997年底的130日元,再下挫至1998年8月的147日元。投机者的‘配菜’则是沽空其他亚洲货币,包括泰铢、马来西亚令吉、菲律宾披索、印尼盾、韩元等,任君选择。

1997年7月2日,回归翌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首天开市。早上我如常回到位于花园道3号的办公室。坐下不久,案头电话响起,另一端是泰国央行主管国际事务的官员,言简意赅∶他们决定弃守泰铢,让汇率自由浮动。

随后几个月,泰铢贬值超过50%,以此为缺口,一场极具破坏力的金融危机旋即席卷亚洲,转眼间,印尼盾、马来西亚令吉、菲律宾披索和韩元已骨牌般倒下。危机最初被称作‘亚洲货币危机’,名称不太准确,表症无疑是亚洲货币受袭急挫,但其底因和后遗症之深之广,旁及整个金融体系。

货币猎人的伎俩

物必先腐而后虫生,投机者先觑准目标货币最根本的断层线和脆弱点,然后趁表面风平浪静之际暗中建立短仓。‘暗’是关键,要避免市场有所警觉,否则目标货币的利率会上升,增加借贷沽空的成本,并可能令该货币过早走弱而蚕食投机可得的利润。

(责任编辑:下载手机棋牌)

本文地址:/luntan/20200629/8162.html

上一篇:李下载手机棋牌子君:一带一路调动全球资源和私营资源非常重要

下一篇:澳媒手机棋牌游戏文章:中国 数字丝路 铺向新兴经济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字段已标记 *